手机大香蕉app下载

2021年8月11日

七日后,清晨,赵府龙腾居(21号宅院)。\r

赵凡心中一触,他侧头看了眼旁边熟睡的林芊芊,便掀开被窝下床来到府中小湖旁的亭阁之中,昨晚服下的第七枚元丹,此时已部转化,丹田内一片沸腾,胶状的龙阳之气在不断的翻融!\r

这势头,令他清晰的感觉到,结丹在即!\r

在那晚将小红花烧为灰烬后的第二天,赵凡为了心备战结丹,便与林家正式迁入了赵府,而升龙府的七号别墅,林龙图让王叔将麾下的保镖好手们搬去了那。\r

一连七天,赵凡化身为宅男,连府门都没有迈出过半步,每天就两件事,吃元丹、睡觉,加上府中浓郁的天地灵气,如此可最大限度的加快吸收。而林芊芊有时和陈纯儿一个房间,有时来他这儿,她知道赵凡处于结丹的关键时期,即便同床共枕也特别安静,没有一丝打扰。\r

这种默默的陪伴,无声无息,却又存在着,让赵凡内心很触动。\r

不过,熬了一个星期,即将拨开云雾终见日!\r

“凝……凝,凝!”赵凡闭上眼睛,他内视着丹田中的景象,激动的低声轻吟。\r

一分一秒的流逝。\r

阳光铺满大地,为万物渡上一层金边,赵凡的侧脸亦是如此。\r

林芊芊起床后发现赵凡不见了,她开心的喊了两声却没有回应,随即推开窗子,望到那边亭阁里边不动如山的他,便摇头说道:“今天又不能陪我上学了,他不使坏的日子,还真有点不适应呢。”\r

半小时后,她和陈纯儿穿着漂亮的同款衣裙准备去学校了,在经过亭阁时,忽然一道声音传入耳中,“嗨~~~美女,介意多一个跟班吗?”\r

清纯美女街拍复古写真

林芊芊偏过头,声音的来源正是亭阁,可赵凡嘴皮子根本就没动。她便摇头一笑,回过头来边走边叹道:“我又出现幻觉了。”\r

这时。\r

“姐姐。”陈纯儿呆萌的说道:“是爸爸在说话吗?”\r

“嗯?你也听见了?”\r

林芊芊一怔,不是幻觉?她再扭头看向亭阁时,那道身影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!\r

“别看了,我在这呢。”\r

赵凡的声音第二次出现时,她感受到自己被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抱住,以及一阵扑向刘海的气息。\r

“坏死了。”林芊芊正回脸望着这朝思暮想的面孔,闪着泪花贴在他胸膛,“把我吓到了,怎么补偿?”\r

赵凡开口即来的说:“上午程陪读,一觉不睡,下午逛街,拎包拿水。”\r

“算你有良心。”林芊芊紧紧贴着,完舍不得松开。\r

随后,陈纯儿在一旁急急的说:“偏心,我也要抱!”\r

“……”\r

“……”\r

赵凡和林芊芊相当无语,咋就忘了旁边还有个电灯泡呢?同时放开彼此后,他尴尬的对陈纯儿说:“不是偏心,芊芊头疼,所以给她暖一下。”\r

“哦……”陈纯儿似懂非懂。\r

接下来,赵凡和她们乘坐府外王叔开的车子,前往了江北大学。\r

途中,赵凡如获珍宝般时不时的内视着焕然一新的丹田,那枚龙阳之气所化的金丹悬于中心,完美无暇,圆润如球,并且不断的旋转,散发着高贵的气息。\r

凭借雄厚的龙阳丹力,过去对他来说的奢侈术法,将如同家常便饭般成为日常,而一切的术法,威力也有了质的跃升,最重要的一点是,令他眼馋的《公输册》结丹篇术法,通通的解开了枷锁!\r

“傻笑什么呢?”林芊芊疑惑的问。\r

赵凡面色一窘,便道:“笑我老婆这么美啊。”\r

“谎话连篇,不理你了。”林芊芊侧过头看着窗外倒退的沿途风景。\r

赵凡结丹之处的激动,直到中午放学才渐渐淡定,他陪着林芊芊、陈纯儿逛了一下午街,把她们送回家后,便来到了皇都食府,在珈蓝须弥玉中取了玉瓶抛给后厨的神秀,说道:“这是蛇妖内丹炼制的元丹,还剩下两枚,便送你了。”\r

“哇,我服下就算不晋入罗汉境,也不会远了。”神秀直接拔掉瓶塞,迫不及待的往掌心倒了一粒,生怕被抢似得直接抛入油乎乎的嘴中一边咀嚼一边慨叹:“真香啊……”\r

“香?”\r

赵凡一愣,元丹乃是冰寒妖丹所炼,故此只有淡淡的冰润香气,哪有神秀表现的那么夸张?旋即,他鼻子一动,闻到了瓶口逸散的丹香,心脏咯噔一跳,坏了!\r

与此同时,神秀已然咽入腹中,他还想仔细观摩下元丹长啥样,便将玉瓶凑到眼前,诧异道:“赵老弟,不是就两枚呢?这里边粗略的估计,起码还有一百来枚啊!”\r

“那个……我结丹之初,魂有点儿飘,不小心拿错了。”赵凡面色尴尬的一把夺回玉瓶扣了塞子抛入珈蓝须弥玉,接着按昨天放的位置把另一个玉瓶取出拿到手中,打开闻了下确认为元丹后便递给神秀,“这瓶才是元丹。”\r

紧接着,他一边故作镇定的转身往外走一边说道:“慢慢享用吧,我还有事,先回了。”\r

“赵老弟这神色……咋有点像是做贼心虚叻?”神秀握着玉瓶,忽然,他身子一僵,感知到之前入腹的丹力,部凝聚于胸部的四处穴位,飞快的刺激着穴窝!\r

他联想到对方的反应,便迈起大步子追去了外边,“他娘的,拿错的那瓶是起澜丹?”\r

赵凡哪会给神秀逮到的机会?身为结丹境的大造化天师,早已消失在了地平线上!\r

……\r

不久之后,赵凡出现在了大师典藏,他冲了壶始祖大红包,也不嫌烫,咕嘟咕嘟的喝了大半,把旁边的刘万福看呆了,以前小大师喝茶还会吹几下,这回沸水直接往最里边灌?不愧是大师,换他,早满嘴大泡了。\r

赵凡提起茶壶步入里屋,把门一关,声音传入刘万福耳中:“神秀兄若是过来,就说我不在。”\r

“猪头,被大秃子追杀了?”十七的视线从手机移开,说道:“脸上写满了心虚和愧疚,莫不是把他绿了?”\r

“非也。”\r

赵凡清了清嗓子,解释道:“我误把起澜丹当成元丹拿给了他,这货也真够猴急的,直接就吞下一枚,所幸不是对着瓶口往嘴里倒的,若是吃的大于三枚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\r

“扑哧……”\r

十七像被点了笑穴一样,完失去了公主的形象,捶打着桌子边笑边说:“原谅我忍不住了,那秃子本就有点肥,那儿介于a、b之间,现在加上一枚起澜丹,规模即将接近于c,我回头就去买两套尺码合适的胸衣送他。”\r

“看把你幸灾乐祸的。”赵凡头疼不已,真怕被神秀把佛门绝技挨个往自己身上招呼,所以施展了结丹境的术法“敛息之术”,气息犹如枯木般藏入了床下。\r

过了约么十分钟,神秀气势汹汹的冲入了铺子门,朝刘万福低吼道:“赵凡那牲口在这不?”\r

“秀儿爷,他不在啊。”刘万福过去招摇撞骗,演技极为精湛,他的神情和举动没有任何破绽,像赵凡真不在这一样。\r

“是吗?”\r

神秀猛地开了法眼,审视着店铺之中每一处能藏人的柜子,然后又推了里屋的门,见仅有十七倚在床头看电视剧,扫了一圈法眼也没发现异常,便气呼呼的说:“还真不在。”\r

而此时,床下的赵凡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下,就在以为神秀会去其它地方找他时,却听对方说道:“今天我就在此堵那牲口了,就不信一直不过来,即便是撒手掌柜又如何?若不现身,隔壁这宣传火爆的大师筑峰缺了起澜丹,拿啥开业?”\r